2008年9月9日 星期二

觀影心得 - 從「決勝 21 點」談我大學打工奇遇與機率統計 ( 下 )


        上一篇講到的小鹿追分法」也只是在 1 / 2 的機率遊走,可能有人覺得沒啥路用,每次下注,隨便亂玩一樣也是輸贏 1 / 2 不是嗎?需要搞這麼大道理幹嘛?

        單就牌桌上而言沒錯,小鹿操作並不會比亂數隨意操作贏更多,但小鹿卻可以在短時間內以最低風險來衝高交易量。因為按照小鹿三局一輪的方式,三局最多就可衝到 700 的交易量 ( 底注 100 的狀況下 ),而隨機亂壓的操作就必須固定投注金額,三局下來了不起只有 300 的交易量,是小鹿手法的一半不到。

        還記得重點不在牌桌上的輸贏嗎?


        好,為了避免賭場抽庸而讓賭本逐漸縮水,所以根據掮客的講法,小鹿配合大鹿法雙劍合璧,有機會將贏率提高到 2 / 3 左右 ( 註:我對大鹿法是純疑的,合不合用看讀者個人 )。




        「大鹿追分法」看的是牌局的趨勢,好比我們看股市均線預測未來趨勢,是種技術分析手法。小鹿法是看單一牌局機率的基本面,大鹿法是看累積牌局的趨勢面分析多空交戰。是不是常聽股市作手說基本面分析加技術分析就萬無一失了? XD!

  大鹿法就是工讀生必須記錄每一局莊家和閒家之間勝負的結果 ( 不是記錄自己壓注輸贏的結果喔!! ),當趨勢未明之時,每一局依照小鹿法用最低注的組合 ( 100, 200, 400 ) 謹慎操作,然後隨手用紙筆記錄莊家與閒家之間的輸贏,大約累積二三十局後,統計這些累積的局數中,莊家大和閒家大各佔多少比例。

  假設三十局之中,開莊家贏佔 20 局,閒家只佔 10 局 ( 2 : 1 ),統計結果明顯不均衡,背離理論值 ( 1 : 1 )許多!則根據統計理論,長期 ( 大量 ) 趨勢必得到修正而回歸理論值的假設前提下,之後開盤的結果,閒家獲勝的機率應該較高 ( 什麼? 你認為此時趨勢站在莊家身上,所以要乘勝追擊,續壓莊家!? 怪不得總有散戶追高殺低笨得跟豬一樣 ),才可逐漸抵消莊家前期的優勢,讓統計值回歸到理論值。

  所以,這時候可以採用較為積極的投注組合 ( 200, 400, 800 ) 押注在閒家身上,工讀生一樣可以在莊家和閒家身上輪流來回下注,只是壓在莊家身上使用保守注組合 ( 之前贏太多,之後在連續贏的機會不大 ),押注在閒家身上使用積極注組合。等到玩到 50 局之後,發現統計值已經回歸 1 : 1 的理論值,或是偏差已經很小了,就改回一律使用保守注組合下注兩邊,或是乾脆休息一下不下注,只記錄兩邊輸贏觀察趨勢是否又產生高度偏差。

  我對大鹿法的存疑點在於:已經發生的事情是否能改變尚未發生的事情的機率?你已經連續投出兩次正面的銅板,難道再投出一次正面的銅板的機率會被前兩次已經確定的結果所影響而變成 1 / 8 嗎?

  我認為不會,但看過「決勝 21 點」後,我發現這是 case by case 的情形,不能一概而論,Scenario 對機率的計算相當重要,也就是異變數的出現對機率動態規劃產生的影響。

  在決戰二十一點中,教授問了學生一個很簡單的機率問題,類似如下:
  當你上益智節目,主持人有三個門讓你選,其中一個門打開有百萬名車帶回家,另外兩個門是兩串蕉說掰掰,假如你隨便選了一個門是 A 門好了,這時候主持人為了節目效果,打開了 C 門,後面空無一物,現在只剩下 A , B 兩個門了,主持人再問你要不要換選擇,這時候到底該選哪一個門?

  要記住,主持人一開始就知道哪個門有百萬名車,為了節目效果,不論你一開始選中或是沒中,他都一定會讓你有再選一次的機會!這就是整個機率關鍵的 Scenario!

  很多人誤以為此時 A , B 兩門各佔 50% 的機率,所以很多人會堅持原選項 A。其實真正的答案,B 門背後此時有百萬名車的機率是 A 門的兩倍!所以此時改選 B 才是勝率較高的正確選擇!

  這個對學統計的人可能習以為常的問題,對一般人非常有趣,不少人看完電影還是沒想透原因。我花了兩個晚上跟老婆解釋,才終於找到一個非常容易理解的方式說明。不過有興趣的人可以先自己想想看,解說就留到最後再談。

  回到打工事件,大鹿小鹿的教學都到手後,就是上機實習。說穿了,這整個操作一點都不難,而且非常規律,簡直就是工廠生產線一樣機械化,而且,過程真的有夠無聊一點都不刺激 ( 跟電影不一樣啊,我是不是應該要輸光掮客的十萬塊後,被找人拖出去痛扁,故事才會精采刺激呢? ) 。但是這時候才更能體會 EQ > IQ 的重要性,最難做到的,反而是這個操作「紀律」。

  有了紀律,就是操作,沒有紀律,就是賭博。

  這就是為何股市中人人都懂設停損點,卻人人都看停損點被攻破後總認為明天會反彈、或是自己調低停損點,然後人人一起住套房。

  由於我本來就厭惡賭博,事前又沒預料到這個工作的性質,加上他雖然請出律師 ( 不知道是不是冒牌 ) 保證不違法,但畢竟涉及對國外合法賭場的詐欺行為 (真是黑吃黑啊 ) ,我們知不知情?知啊!知情不報是不是共犯?是啊!吳淑珍 A 錢,阿扁知情不報是不是共犯?是啊!葉盛茂知情不報是不是共犯?也是啊。所以當天離開後,和老婆討論決定另覓其他工作。不過也被對方糾纏了幾天才罷休。

  就這樣,結束了我一個有趣的打工應徵經驗。記得那年回系上和同學保守地分享 ( 當初一進門就簽了保密協定 ) 這個趣聞,一堆自認沒錢把馬子的同學吵著跟我要地址,超想去那邊應徵的,但我怎麼忍心將涉世未深的他們推入火坑之中呢?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