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分心不是我的錯

        上學期,經由醫師鑑定家人有『專注力不足』的神經遺傳的毛病,我們就開始尋找相關書籍與吸收相關資訊。一般我們談到有這方面的兒童,多半指的是『 過動症兒童』,但其實不只是兒童,成人也有許多非顯性過動的案例。

        『思想跳躍、易於分心、需要高度刺激才能保持專注、傾向混亂、無法收拾總是亂丟或是遺失東西、對常規視而不見。』長久以來,我們或許以為這是個性或習慣問題,所以認為這個可以透過教育來改變,因此父母總是用責備的手段來想解決對方性格叛逆這個問題。

        但是不是有這個可能:問題不是出在習慣與個性,而是天生遺傳與神經傳導的問題?我們是不是忽略了這個連對方也不願意但是就這麼一回事的因素

        且慢,這是一種『疾病』嗎?不,他們的神經傳導只是跟我們這些習慣條理的人不一樣而已,所以因為生活的格格不入,我們誤以為對方叛逆、不受教、冥頑不靈。反觀能夠善用這種特性的人,有時候可以比我們更加的傑出和有成就,因為他們跳脫的思維,比我們更容易出現『靈光乍現的點子』和『執行的衝動』,所以特別適合需要跳出框架和槽臼的創意活動。

        當我們還在試著追上他們突然岔題的想法,他們已經開始著手做他們剛剛想到的點子。這種有如脫韁野馬的執行衝動,其實可以在很多成功的商業人士上也看到端倪。

        所以這能說是一種缺陷嗎?

        但的確這種因素也有負面影響,否則傳統觀念的我們也不會這麼排斥了,那就是:非常容易半途而廢

        除了成功的商業人士讓我們看到劍及履及的行動力和衝動外,很多失敗者我們也可以看到他無法持續堅持,總是不斷的在換工作,生活無法安定,急躁不耐煩。好不容易幫他安頓好一個安穩的工作,他卻無法準時打卡上班,總是遲到早退或是自己想辭職,然而他根本連下一步怎麼安頓都沒想好,就已經衝動的提出辭呈了。

        對於身邊這樣的人,我們通常絕望的搖搖頭說:他真是個廢物

        同樣的特性,真的是一則天堂、一則地獄。

        但是,一旦我們先明白了這是他們先天神經遺傳造就的問題,我們就能不以強迫他們改變的手段,而是想辦法提供一個適合的環境,讓他可以走向成功人士那樣運用他的天賦。

        本書的兩位作者,其實都是這個遺傳問題的『患者』,但他們也都在社會上取得一定的成就和地位。裡面有個有趣的統計,美國該症狀的比例人數遠高於英國同樣症狀的人,兩個國家雖然系出同源,但是遺傳的因素讓這種個性的人在保守傳統的英國容易被排擠或是淪為罪犯,不易被社會接納,加上他們本來不安定的特性,因此這些人很自然的會選擇離開祖國到新大陸冒險。

        然而現在美國和英國之間國勢的強弱,其差距已經不言可喻,什麼是優點或缺陷?我們應該重新思考。與其強迫他們改變,不如給予他們可以充分發揮的環境。

        但是要如何幫助他們克服他們會遇到的困擾:分心、半途而廢?

        這本書給了很多建議,其中有一點:『服用藥物』可能比較有爭議性。作者有個很好地比喻,我們罹患了近視這種無法痊愈的毛病,就是得戴上眼鏡來矯正他。吃藥就是幫他戴眼鏡,幫助他看得更清楚。如果你能夠接受戴眼鏡,為何不能接受吃藥呢?

        事實上,我們對藥物觀念上的排斥,總覺得會對身體產生傷害。但說穿了,我們平常真的有這麼在乎嗎?我們需要提神時會喝咖啡來透過咖啡因刺激我們的神經,需要放鬆會喝酒精飲料來中斷神經傳導,甚至透過抽菸來攝取尼古丁舒緩神經。

        其實,我們並沒有真的那麼在乎攝取物對我們身體的影響

        但是一旦知道專注力不足其實和神經傳導息息相關,就知道透過藥物來矯正和輔助是有必要的。先摒除這只是『個性和習慣』問題的想法吧

        這本書還有一個重要的主題,談論一個家庭內有一個這種問題的成員,所產生的家庭衝突情境,我覺得寫得真的是太過精彩絕倫!這幾篇改變了我對心理醫生的看法,對於專業的心理醫生如和在其中看穿每個家庭成員的心理和背後動機,真令人拍案叫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