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8日 星期四

既晴的「請把門鎖好」

        繼上次拜讀既晴-這位曾經彼此交流鼓勵的朋友的作品「病態」,這本讓它得到「皇冠百萬徵文大獎」,從此脫穎而出而在文壇上立足的作品,是我過去一直想讀卻未有機會的重要作品。

        從本書後,他似乎就步上優秀的「驚悚小說作家」而不再是純粹的「推理小說家」。

        不過就如同開頭倪匡為之所作的序所言,小說就是單純只有「好看;不好看」的等級差異的分類,如此而已罷了。

        這本被倪匡歸類為「極好看」的小說,不脫既晴兄細膩的描述筆觸和氛圍的渲染力量,整個閱讀過程能恰到好處的在一波波事件接連發生的波潮中運走,幾乎是有讓讀者目不轉睛一口氣讀完的吸引力在。加上作者本為推理小說作者的硬裡子出發,既使是本書這種超脫自然常理的超自然靈異小說,卻也能混雜著通情達理的推理技巧,說服讀者接受「貌似合理」的故事發展與可能性。



        用合理的推測來解讀不可思議的事件,這件事本身是有魔力在的。因為這滿足了人類天深對追朔前因後果的天性。然而,如同作者當年曾和我辯論的題目那般,既晴兄特重「故事結局的意外性」,因為這意外性對他而言,或許是一本好小說能給讀者最大的娛樂享受,對我而言卻不然如此。

        無論如何,他是都不願意讓讀者可以猜測到即將揭曉的結局,能隱藏到最後一刻,絕不提前一刻讓讀者揣摩到,這是作者的堅持。

        於是乎,本書真也提供了一個讀者料想之外的結局和解釋。

        但卻由於這個結局給的解釋,太過唐突,我根本無法採納與信服這樣的安排與演繹!本書這樣的結局,對我來說是個虎頭蛇尾的敗筆,讀完最後一個字的當下,我的感受是空虛無味的。

        這讓我思考,既使本書的過程精彩絕倫,但一個莫名其妙的結局對整本書的價值,是否殺傷力勝過平淡的過程卻有高明的結局這樣的作品

        「意外性等於極高的娛樂價值?」這句話我是存疑的,至少本書的結局並沒有給我娛樂價值的感受,反而我比較 enjoy 中間發展的過程。